蟹粉小汤圆还有一只鹤

厉害了,我的凯源

厉害了我的凯

原点 44

七月流火:

(四十四)

这些天王俊凯都没出现在媒体粉丝的视线里,而是每天带着王源一起去公司忙专辑的事。李峤得知要出的单曲歌词都是出自王源之手的时候,着实震撼了一把,非拉着王源给他讲了讲那些“过去的事”,王源红着脸说:“其实,这些都很不成熟,拿不出手。”

李峤拍着他的肩膀说:“我听过demo了,你的词,他都曲,都很纯朴,简直是这流行音乐中的一股清流,我现在倒是明白了王俊凯为什么执意要出这张专辑了,年少,青春,赤诚,其实反而越是逝去的东西才越显珍贵。”

“那时候挺傻的。”王源挠了挠头发。

“傻有傻的好处啊,不过,说真的,王源,那demo唱得不错,你有这天分,考虑过走这条路吗,和王俊凯一样。”

“啊?我……不行吧,我就是个外行。”

李峤摇着头笑:“你还是不明白这圈子,你知道为什么,虽然你是个助理却也能火起来吗?”

“不就因为是王俊凯的助理吗,谁沾了他能不火。”

“其实你这模样,出道也绰绰有余了,何况这能力也是有的。”

“你就别打趣我了,峤哥。”

“哈哈,王源儿,这专辑一出,会是怎样一番天地,我们都还说不好,歌肯定没问题,关键是你们俩的关系,再加上你和王俊凯同时出现在机场又带起了之前的那些话题,这些,你有心理准备吗?”

“好歹在这圈子里跟着你们混了几个月了,也没一开始那么在乎了,别人爱说我什么都无所谓,只要不影响他的事业。”

“这点你俩还挺像,小凯之前一直怕你受影响来着。”李峤忽然审视起王源来,“说实话,王源儿,就算小凯是个真性情的人,但我没见他对谁这样上过心,更别说深更半夜飞到千里之外去寻一个人。”

王源听到这里,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,是啊,他俩都忽略了要好好给李峤一个解释,但李峤是什么人,娱乐圈里乱七八糟的事哪件能逃过他的眼睛,他不说出来,不代表不知道,也许只是因为对王俊凯的那份尊重和宠爱才迟迟没有开口吧,就像现在,明明是疑问,李峤却说得不愠不火,给他留足了面子。

“峤哥……”王源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嗓子,“我……本意是不想他受到影响,但毕竟年轻,有很多事拿不准又怕做错了没法挽回,所以,以后都听你的安排吧。”

李峤望着他的眼光逐渐深邃,王源像是跳过了他那个问题,却又像是已经回答了那个问题,他隐隐约约好像有了答案,心里不由得吃了一惊。但是对王源,他是欣赏的,并不想搞得太难堪,况且,王源这么说,已经算是识大体了,剩下的事,还是该由王俊凯亲口告诉他。

“小凯什么时候要能说出你这翻话来,我也就知足了。”

王源看着他笑,“那你们这七年的生活该有多无趣啊。”

“哈哈,也是。”李峤也笑了起来。

王俊凯进公司的时候,毕竟是个什么都不懂,还天真灿烂的高中生,这么些年一起过来,他对王俊凯的感情早已超出了经纪人和艺人的工作关系,人非草木孰能无情,更何况王俊凯的性子从来不弄虚作假,几年下来,他自己是长大了些,可也影响了李峤。到底是宠着的,所以,连平时的一些任性,李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由着他去了。

王俊凯与王源关系不一般,这个他是早就了解了的,不然也不能由着王俊凯冒险干了那么些傻事,可真正让他开始担忧的,还是王俊凯突然消失的那天。王俊凯一向是自律自持的人,是任性了些,却从不干不靠谱的事,深更半夜独自一个人去机场就已经够危险了,第二天还玩失踪,电话一次次返回忙音,李峤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一个想法,这与王俊凯最近工作不在状态一定有关系,而他的不在状态又是从王源辞职那天开始的,所以,王俊凯不会是去找王源了吧!李峤忽然全身冒了冷汗,难道,粉丝刷的那些“凯源”都是真的?

这个问题,他很快就有了答案,因为王俊凯回来了,还带回了王源。那一刻,李峤既庆幸又惊慌,王俊凯终于可以好好工作了,可是,真的能“好好”工作吗?搞不好,他的前途就这样没了。

李峤正出着神,王俊凯就从走廊一头走了过来,他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衣,反扣着鸭舌帽,双手抄兜,走得很是轻松愉悦。

“王源儿,回家了。”

王源扭过头,冲他摆摆手,并未从沙发上起身,他觉得,李峤有话说。

果然,李峤先一步站了起来,“小凯,先别急着回家,有话跟你说。”

“什么事,说呗。”王俊凯走近了停下来。

“王源,你先回去,一会儿让人送他。”

“好嘞,峤哥。”王源识相地站起来冲王俊凯摆摆手,“我先回去做饭哈,你要吃什么?”

王俊凯皱了皱眉,疑惑地看着李峤,“要很久?”

“反正不是一两句话。”

王俊凯这才点点头,从兜里掏出车钥匙扔给王源,“吃鱼?”

“好啊。”王源笑着接过钥匙,跟李峤也摆了下手就转身走了。对于李峤让他回避这件事,其实王源还挺理解的,毕竟王俊凯的事业也是李峤的事业,而且他们相处了这么些年,王源看得出来李峤的真情实意,至于王俊凯,他也愿意尊重他的意思,王源想,其实怎样都好,只要王俊凯开心。

“走吧,这里人多,去你的休息室。”李峤搂了王俊凯的肩。

王俊凯点点头,没了刚才的笑,他隐约觉得李峤接下来要说的事与王源有关。

进了休息室,锁好门,李峤在落地窗前站定,看着整个A市暮色中的车水马龙。

“小凯,我还记得,七年前,在c市的广场,你唱的那首歌很投入,很深情,我当时就在想,这是一个有天赋的孩子,只要你愿意唱歌,只要你有这个梦想,我一定会带着你披荆斩棘,站到最高的舞台上。”

王俊凯点点头,走过来,一条胳膊搭上李峤的肩膀,“我也记得,那时候你和鑫姐问我的梦想是什么。”

“你说要在更大的舞台上唱歌,唱给更多的人听,那一瞬间,我觉得你就是我们要找的人。”

“谢谢你,峤哥,没有你,就没有今天的我。”

“小凯,如今,你的梦想变了吗?”李峤扭头看他。

王俊凯也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,现在王源应该已经出了公司,上了眼前那座高架桥了,然后,他笑了笑,轻松地说,“没有啊。”

李峤瞬间松了口气,“那就好。”只要还有梦想,王俊凯就不会不管不顾。

“小凯,为什么半夜追去C市?”他终于敢放心地问这个问题了。

果然,是与王源有关的,王俊凯笑了笑,并没有表现得多紧张。

“其实,我找了他好久,等了他好久,好不容易找到了,我怕我不去,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。”

虽然猜到了,但李峤心里还是扑通一声,吓了一跳。

“见不到又怎么样?”

“见不到……其实我不敢想象。”王俊凯收回了搭在李峤肩膀上的胳膊,重新插回兜里,“上次弄丢了他,等了七年,这次……应该不会再这么幸运能重新遇到,所以我必须去,不会再把他弄丢了。”

“所以粉丝说的那些都是真的?”李峤不可思议地看着他,没有想到,王俊凯一句话,竟然跨越了整整七年。

王俊凯释然地笑了,他转身看着李峤,诚恳地说:“是,峤哥,我喜欢他。”

李峤与王俊凯对视着,久久未说话,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双坚定的眼睛,深知自己没有办法再插手干预的,毕竟,王俊凯遇见王源,比遇见海纳还要早了,他有什么错呢。

“所以,你们俩是在一起了?什么时候的事,连哥都瞒着。”

“也就,在C市的那天,没有故意瞒着你,你问,我这不就说了嘛。”

李峤点点头,既然已成既定事实,这其中细节也不必再问。

“小凯,炒作毕竟和事实不一样,如果你们没什么,我们也不怕粉丝刷话题,可现如今……你还是要注意着,毕竟这社会主流是这个样子,你不是,他们反到乐意去想象,你若是,情况就不一样了,这样太危险了,一个不小心,也许会身败名裂,再无出头之日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王俊凯点点头,仿佛在思索什么。

李峤欣喜,只要王俊凯愿意听话,那他有办法帮他们遮住的。

“就像你曾经说的,不管是王源,还是谁,只要你们地位不平等,日子就一定不太平,况且,你们还是……所以,刘怡然,你还是跟她关系再近一些,哪怕交个知心朋友也没什么损失。”

王俊凯摇了摇头,“峤哥,我不知道他的心意前,还可以以这种方式来保护他,可是现在我既然已经和他在一起,就不会再和别人传绯闻了。”

“小凯,我知道这样做为难了你,可是大丈夫能屈能伸,不必过于在意这些小节,王源是个懂事的孩子。”

“峤哥,你不了解他,他从来表面都是一副平静乖巧的样子,其实心里比谁都要强,我这样做,对他是一种伤害,我不想让他一辈子都遮遮掩掩地过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,难道你还要公之于众?”李峤吓了一身冷汗。

“也不是非要公之于众,就是顺其自然吧,如果我退出了这个圈子,也就没什么公众不公众了。”

“什么?什么叫退出了这个圈子,小凯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李峤忽然用力地抓住了王俊凯的胳膊。

王俊凯从他脸上看到了慌张,心里也有些歉疚,“对不起,峤哥,我知道你栽培我这么些年不容易。”

“别跟我说这些废话,小凯,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“其实,我是打算,把这张专辑当做告别的,以后,就不在公司……”

“王俊凯!你知道你在说什么!你已经不是歌坛新秀了,是巨星,是top,知道什么意思吗!你说退出就退出?你的粉丝怎么办,公司怎么办!你哥我怎么办?”

王俊凯笑了,拍拍李峤的后背,示意他放松,“峤哥,别把我说的那么重要,公司里多少艺人呢,歌坛又有多少歌手呢,我只不过是其中一个,至于你,金牌经纪人,带谁谁不火啊,对这个世界来说,我也只是其中之一,而对王源来说,除了他的梦想,我就是全部了。”

“那你的梦想呢,不管了吗?”

“我说退出娱乐圈又没有说不唱歌了,更大的舞台,更多的人,就在这世界上,心之所向,哪里不能唱歌呢。”王俊凯看着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城市,已经华灯初上。

李峤摇摇头,“这不是王源希望的,我知道他的意思。”

“其实是我耽误了他。如今明星也做过,专辑也出过,演唱会也开过,海外的人都在听我的歌了,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了,是我陪他的时候了。”

“小凯,你当真要为了他放弃自己的事业?这样他不会开心的!”

“没关系,我会哄好他的。”

“你!你!”李峤已经生气了,他是真舍不得王俊凯这样自毁前程却又深知王俊凯的秉性,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的,“当初是我和齐鑫看错你了!什么梦想,狗屁梦想!”

王俊凯这才转过身来,嘴边残留一丝苦笑,这么辜负李峤,他们怎么会不痛不痒呢。

“峤哥,你可知道我当初的梦想只说了一半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记不记得,我唱的那首歌?”

“《遇见》,我这辈子都会记得,你唱完就哭了。”

“那是王源写的,本来说好一起唱的,他却不告而别了,从那时候起,其实梦想就已经残缺了,我想唱歌,我想和王源一起唱歌,其实都不对,我只是想和王源在一起而已,有他,我才觉得生活是有意义的,可能你会觉得我混蛋吧,把事业和生活搅和在一起,可在我心里,它们本来就是一个东西。”

李峤震惊中反而抓住了一丝光亮,“如果……如果王源愿意和你一起唱歌呢?”

王俊凯摇摇头笑了,“那不是他本意。”

“王源的梦想是什么,摄影么?”

王俊凯摇摇头,“一部分,摄影只是一种方式而已,他的梦想,不在这个圈子里,不在脚下的这一方土地。”

“我不信,他会让你放弃一切,跟他远行。”

“确实,他说他的风景就在这里,就是我,所以他不走了。”王俊凯脸上浮现一抹温柔的笑意,这笑让李峤晃了神儿,他从未见一向对人不十分热情的王俊凯这样笑过。

“这不是正好了,小凯,他想留下来,这圈子也需要你留下来。”

“就算是吧,可他留下来做什么呢,峤哥,这圈子的血雨腥风,我们不是尝过了。”

“唱歌吧。”李峤思片刻,仿佛下定了决心,“让王源和你一起唱歌吧,我带他,会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王源,他本身是有天赋的,这个无需担心,但是,你要等待,等他能和你并肩的时候,再无地位悬殊,再不用顾及舆论压力,你想公之于众,我不拦你。”

虽然这个设想很诱人,但王俊凯依旧摇了摇头,“那样他太累了,而且这圈子里束缚太多,我舍不得,让他也跳进来。”

“有你在,没有那么难,小凯,这圈子又何曾束缚过你?真正能束缚人的,是自己的心,他若不在乎,又何谈束缚,况且,他自己的梦想也不一定要丢弃,到时候你陪他一起不就好了?”

王俊凯转头诧异地看着李峤,表情一变再变。

“怎么了?”李峤摸了摸自己的脸问他。

“峤哥,你是经纪人,还是月老?这么操心操肺的。”

“去你的!”李峤当下一巴掌拍了王俊凯的后脑勺,“如果不是因为你,我操这份闲心?”

“所以,你要做这么多,都是为了留下我?”

李峤挑挑眉,却偷偷藏匿了那点私心。

“值得吗?”王俊凯认真地盯着他。

“废话!养了你七年,快赶上你爹妈了。”

“才不信。”王俊凯依旧盯着他,甚至凑得更近了些,“你是不是看上王源了?”

“看你个脑袋!你哥有媳妇,女的。”

“我又不是说这个!”王俊凯笑着说,“你今天看王源的眼神,就像当时看我一样,你听demo了?你想培养他?”

李峤一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,却被王俊凯几句话搞得破了功,脸上也有些挂不住,干脆大大方方承认了。

“别跟看大灰狼似的行吗?我这纯属职业素养,看到好苗子,怎么能不动心呢,王源有这天分,你当初为什么那么蠢能让他跑了,如果你俩一起去参加了选拔,现在一定是个组合啊!组合有多火,你知道吗!”

“我当初哪知道他是想跑来着!”

“反正现在你赶紧摁住了,我就勉强给你兜着你俩的事,不棒打鸳鸯了。”

“说得谁能打似的,我合同下个月到期,不续签了,谁管得着。”

“祖宗,现在你就别再扎你哥心了成不,我说的事你们考虑一下。”

“出了专辑再说吧,看情况。”王俊凯一边朝门边走着,一边摆摆手,“你别勉强他。”

“你哥是那人嘛!”李峤也跟在后面,“对了,别忘了啊,日后,你陪他去看世界,看星星,看月亮,看王母娘娘我都准了啊,只要你给我在这圈子里好好呆着。”

“行啦,别画大饼了,老油条,我又不是三岁,等我自己建了工作室,我给你画大饼。”王俊凯已经向走廊另一头走去了,“走了啊,回家吃鱼呢。”

“什么稀罕似的,你没吃过鱼啊!”李峤帮他锁了休息室的门,在王俊凯拐出走廊前,又叮嘱一句,“小凯,记着,高处不胜寒,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!”

王俊凯的身子已经拐了过去。李峤只看到墙角伸出一只手,草草地给他比了个Ok接收到了的手势,就没影了。

“个兔崽子!”李峤暂时松了口气。













*到这一章之前,其实大纲已经用完。这以后,就不靠谱地飞上天,和太阳肩并肩了。让我平衡了这个矛盾,咱们再说再见吧。

俩兔崽子,可累死我了。



实在嫌弃自己的字,找友代写叻。
from怡.sir《棕色腕带》
据说是凯源TOP~

等更中~
from  Sighfly's《寄人篱上》

@十月打滚儿 from  your article《你好,我是蟹粉小汤圆》
未经允许,请见谅。

练习练习,
再练习。
不要嫌弃😁

下一步,刻上凯源就完成叻